Designed by myOnlinePprovider.com
欢迎来到马来西亚吉兰丹话望生布赖水月宫 (WATER AND MOON TEMPLE)

历史背景

历史背景
马来西亚最早的水月宫香火可能是在吉兰丹布赖,其历史比槟城更早,可以远溯到18世纪末,但是,由於马来亚共产党在日治时代後反英殖斗争,在紧急状 态时 期,英军为了对付马共,利用行政手段坚壁清野拆散当地以及活望生的客人村落,於1948年起将当地客籍人分散到瓜拉丁加奴20哩外、彭亨州的瓜拉立卑以及 南方的柔佛古来附近,形成几个不同的布赖新村,结果吉兰丹水月宫的香火便随著先辈一切从头开始的迁州过府,香火分散上述各地新村去了


值得进一步探索的是,马来西亚多处都出现像布赖一样崇祀观音的水月宫,而且,大都是在当年的金矿或锡矿产区。从田野考察发现,砂劳越第一省新尧湾水月宫,据说是客属人在1850年建,现有门额是1886年由陈尊盛奉送。

 马来西亚最初华人聚落。布赖人多信仰观音。布赖的水月宫不只扶持著布赖人的生活信仰,也见证了布赖的起起落落。每年农月二月,全国各地的布赖人都在等待观音诞的到来。布赖(Pulai)是吉兰丹独树一格的华人客家村落,据说也是马来西亚最早的华人聚落逢次佳节,陪伴布赖上百年岁月的水月宫,召唤着布赖人的归来,一起瞻仰观音大士的慈祥脸孔,洗涤离乡背井的繁杂内心。

水月宫位于话望生以南的12公里的布赖村,可能是全马历史最悠久的华人庙宇,庙内保存有7个"大明宣德年制"西元1426-1435的坛香炉.数百年前这里由于盛产黄金,吸引了大量中国移民到此淘金,水月宫可能因而诞生.

预知更多的个别历史。。 请从下面的题目点击连线。。选择你想看的题目。。。
Filter         Order   
  Display #   
Item Title    Hits
乌鲁吉兰丹一个金矿村庄的回忆    503
SEPINTAS LALU MENGENAI SEJARAH KAMPUNG PULAI    1545
水月宫回首百年身    495
布赖客家人    412
IMAGES OF COMMUNITY IN A CHINESE MALAYSIAN SETTLEMENT    310
古炮系列    292
历史简介系列
乌鲁吉兰丹一个金矿村庄的回忆
乌 鲁吉 兰 丹 一 个 金 矿 村 庄 的 回 忆
作 者 : 柯 雪润     译 者 : 黄 宝 国

座 落 於 乌 鲁 吉 兰 丹 , 四 面 为 森 林 所 环 抱 的 布 赖 是 一 个朴 素 所 小 村 庄 。 这 个 鲜 为 外 人 所 知 , 目 前 以 种 稻 为 主 的 小 村 却 富 有 一 段 传 奇 性 的 历 史 。 原 来十 八 与 十 九 世 纪 的 南 吉 兰 丹 州 是 一 片 淘 金 地 , 而 布 赖 就 是 这 一片 广 泛 的 金 矿 之 中 心 。 现 今 虽 然 在 吉 兰 丹 州 各 处 还 可 以 看 到旧 日 采 金 矿 的 遗 迹 , 布 赖 却 是 硕 果 仅 存 的 前 金 矿 村 庄 。 当 地 七 百 名 居 民 , 极 大 多 数 已 在 这 里聚 居 五 六 代 这 么 久 , 不 时 还 回 忆 於 那 灿 烂 的 时 代 , 述 说 那 段 开 采 黄 金 的 日 子 ( 注 一 ) 。

布 赖 的 历 史 激 起 我 们 的 兴 趣 有 好 几个 原 因 ; 在 不 同 的 观 点 正 视 之 下 , 布 赖 的 历 史 亦 引 起 我 们 的 注 意 。 我 们 对 布 赖 首 要 的 认 识 是它 的 孤 立 一 直 所 延 续 和 它 的 粮 耕 生 计 经 济 制 度 中 所 显 露 出 它 对 环 境 所 做 的 奇 特 适 应 。 这 特 性已 愈 来 愈 少 见 , 特 别 是 对 于 那 些 都 市 化 了 的 大 马 华 裔 公 民 。 在 这 种 情 况 之 下 , 外 来 者 常 寄 以罗 曼 帝 克 的 眼 光 看 待 布 赖 , 妙 想 当 年 拓 荒 者 踏 着 山 野 觅 金 的 情 景 , 而 编 构 出 一 篇 篇 传 奇 性 的故 事 来 ( 注 二 ) 。 从 人 类 学 的 观 点 来看 , 布 赖 的 社 会 与 文 化 所 表 现 的 调 适 是 海 外 华 侨 社 会 变 迁 极 为 有 趣 的 一 个 。 布 赖 的 设 立 要 大马 其 他 华 人 村 庄 普 遍 来 得 早 。 虽 然 我 们 不 能 确 定 它 创 立 的 日 期 , 可 是 华 人 在 十 八 世 纪 末 或 可能 还 要 早 期 就 已 经 在 宋 溪 牙 拉 士 ( GALAS ) 这 个 地 方 开 矿。 早 期 的 华 族 矿 工 跟 原 住 民 族 或 泰 族 妇 女 通 婚 是 常 有 所 闻 的 。 可 是 , 布 赖 的 华 人 并 没 有 跟 其他 早 期 居 留 在 吉 兰 丹 州 或 丁 加 奴 州 的 华 人 一 样 被 异 族 同 化 或 高 度 受 到 了 异 族 文 化 的 涵 化 ( 注 三 ) 。 这 些 我 们 须 从 布 赖 的 历 史 去 推 测 出一 个 所 以 来 。

要 为 布 赖 著 史 是 一 件 不 容 易 的 事 。今 日 我 们 能 读 到 的 几 篇 文 献 都 是 由 外 来 者 所 篇 著 , 而 且 多 是 根 据 第 二 手 的 资 料 写 成。 这 些 文 字 所 记 载 是 一 些 普 通 与 外 人 有 关 系 的 事 件 , 例 如 开 矿 的 记 录 或 地 方 性 战 争 , 所 以 只能 为 我 们 提 供 一 些 对 布 赖 的 窥 见 。 布 赖 当 地 由 口 头 上 所 流 传 下 来 的 史 话 , 因 为 它 们 的 亲 切 性 反 而 较 能 协 助 我 们 更 清 楚 去 了 解 当地 以 往 的 人 事 关 系 , 当 地 人 对 某 事 件 的 看 法 , 以 及 这 些 事 件 对 当 地 社 会 的 影 响 。 比 如 说 : 现在 的 文 存 记 载 着 廿 世 纪 初 期 达 夫 发 展 公 司 ( DUFF DEVELOPMENT COMPANY ) 和 东 海 岸 铁 道 在 布赖 附 近 设 立 , 可 是 布 赖 人 民 对 这 些 事 件 并 没 有 什 么 印 象 。

话 说 回 来 , 收 集 史 话 兼 分 析 它 们 的含 意 是 件 不 简 单 的 事 。 早 期 的 布 赖 矿 工 大 部 份 是 没 有 受 过 教 育 的 移 民 。 他 们 主 要 的 志 愿 是 发财 早 日 衣 锦 还 乡 中 国 , 所 以 并 没 有 注 意 去 记 忆 或 录 下 当 代 所 发 生 的 事 节 。 是 故 , 布 赖 跟 其 他 华 族 的 村 庄 一 样并 没 有 像 一 些 未 文 明 的 非 洲 民 族 特 具 专 家 去 熟 记 、 讲 述 宗 祠 谱 和 重 要 事 件 的 风 俗 习 惯 。 布 赖流 传 至 今 的 史 话 跟 着 时 间 的 辗 转 和 各 别 的 讲 述 已 出 现 差 异 ; 有 些 故 事 的 讲 述 是 为 了 教 育 下 一代 , 不 过 也 有 一 些 是 为 了 持 续 乡 族 间 的 敌 对 情 势 。 老 年 人 七 八 十 年 前 的 回 忆 和 自 述 看 来 比 较 正 确 可 靠 , 亦 最 能 帮 助 我 们 了 解 以 往 所 发 生 的 事。 无 论 如 何 , 任 何 一 个 故 事 只 要 我 们 小 心 去 分 析 都 能 协 助 我 们 对 布 赖 历 史 的 认 识 。
read more
SEPINTAS LALU MENGENAI SEJARAH KAMPUNG PULAI
SEPINTAS LALU MENGENAI
SEJARAH KAMPUNG PULAI
PENYUNTING : KENNY CHEE SIEN CHEN

    Pada 400 Tahun dahulu, iaitu lebih kurang tahun 1600 zaman hamper keruntuhan pemerintah Dynasti Ming, terdapat segolongan rakyat cina mula berhijrah ke Kampung Pulai melalui Sungai kelantan dan Sungai Galas untuk mencari gali emas. Apabila tiba di Kota Bharu, ketua golongan ini pergi mengadap Sultan kelantan dan mereka dapat mengenalpasti bau air sungai Kelantan pada ketika itu di mana di satu tempat yang terletak di kawasan ulu,pendalaman bukit-bukau dan hutan rimba itu, iaitu di Kampung Pulai kaya raya dengan emas. Mereka menaiki kapal kecil (Tongkang) mengikut Sungai Kelantan dan Sungai Galas yangmengambil masa 2-3 minggu baru sampai di Pulai.
    Apabila tiba di Pulai ketika itu, kumpulan pelopor ini mulai mendirikan bangsal(rumah kediaman) sementara yang bahan binaan terdiri daripada buluh sebagai dinding, daun atap sebagai bumbung dan pokok hutan sebagai tiang. Gologan rakyat Cina yang mula-mula mencarigali emas di kawasan sekitar kampong Pulai itu memang berhasil dan memperolehi banyak keuntungan, ini adalah kerana pada ketika itu atas permukaan tanah Kampung Pulai penuhi dengan biji-biji emas asli. Dalam perut itik(kerana selalu mencarimakanan di Lumpur) pun penuh dengan serpihan emas. Kaedah menggali emas amatlah mudah sekali, pekerja-pekerja limbong emas hanya perlu menyambung air bukit (dari kawasan tinggi) dengan batang-batang buluh dan memacut kepada timbunan tanah dan biji-biji emas akan muncul, pekerja tidak perlu atau susah-payah menggali sedalam-dalamnya untuk mendapat biji-biji emas itu.
    Bagi Golongan Taukeh atau pekerja yang berjaya mendapat carigali emasitu, kebanyakan telah pulang ke Negeri china pada ketika itu sebagai 'Orang yang berjaya mencari keuntungan di seberang laut', apabila balik ke Kampung mereka dapat membeli tanah, membina rumah dan sebagainya. Golongan ini menganggap Kampung Pulai yang mundur itu tidak sesuai dijadikan tempat tinggal dalam tempoh jangka panjang. Bagi Golongan kemudian kerana pelupusan emas itu yang tidak memperolehi apa-apa keuntungan, mereka malu pulang ke Kampung asal di Negeri China, mereka kekal tinggal di Kampung Pulai.
    Golongan Rakyat China yang kurang bernasib baik itu terpaksa tinggal di Kampung Pulai, rezeki mereka tidak boleh bergantung kepada menggali emas lagi, mereka mula menerokai tanah yang subur itu dengan menanam pada (Golongan ini juga kaum petani di Negeri China); sayur-sayuran ; menternak untuk mendapat bekalan daging; menanam kacang untuk mendapat minyak masak; menanam tebu untuk dijadikan gula kuning; Kampung Pulai muncul sebagai sebuah Perkampunganyang mendapat membekalkan sebarang makanan sendiri tanpa bekalan luar kecuali bekalan garam masih bergantung daripada pecan-pekan tepi pantai. Pada ketika itu, setiap rumah kediaman yang dibina di tengah sawah padi mempunyai sebuah kolam yang mendapat bekalan air bukit melalui buluh, dalam kola mini juga membela ikan-ikan air tawar (terutama ikan kelah) yang ditangkap daripada Sungai-Sungai. Sehingga sekarang, penduduk Kampung Pulai telah melalui 6-7 generasi, masyarakat petani masih wujud sehingga tahun 1976 lagi dan kemudian menanam pokok getah, koko dan kelapa sawit.
    read more

水月宫回首百年身
布赖水月宫是马来西亚接近五百多年最古老的寺庙。
直到现在为止,庙里还保存着一张从中国带来的观音画像。
远在500年之前,中国人民乘着又小又窄的舯x(一种船)迁居至吉兰丹。
在充满挑战的大海中,生死只能依赖他们的神。
所以每群航海出中国的人民都会随身带着一张
观音的画像以求能够庇佑他们能平安达到目的地。
成功到达陆上之后,也就是现今的布赖,他们仍然把观音娘娘供奉
在家中以求观音娘娘庇佑全家人的平安。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供大众膜拜观音娘娘的地方.

观音娘娘千秋宝诞坐落于农历二月的第十九天。在这段期间, 所有的布赖村民都必须斋戒,(即不能吃肉类,只能吃菜类)。
离开布赖到各地居住、求学或工作的居民会在每年的这个
时候回到布赖并会到庙中膜拜。
善信们会捐赠蔬菜到庙里。直到现在,庙中仍然保存
着以前留下的古物,
如:坛香炉、罗伞、金链、金花;宝剑以及古炮。
观音娘娘千秋宝诞也成功的吸引了外来
的游客到布赖参观及参加传统的膜拜庆典。
read more
布赖客家人
布赖客家人
刘崇汉

一、布赖是黄金产地

布赖 (PULAI) 是马来半岛 (MALAY PENINSULA) 北部吉兰丹州 (KELANTAN) 内陆的一个朴素小村庄,居民几乎清一色是客家人。布赖位于吉兰丹南部乌鲁吉兰丹县产金地区,由吉兰丹河口逆流上 ,费时十余日可抵达。吉兰丹河的上游支流,双溪呀喇士 (SG.GALAS) 流经布赖,因此布赖俗称金山呀喇顶。

布赖四面为森林所环抱,在这荒野的一地区,我们的客家人先辈为何来此聚居?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一)被布赖的黄金吸引而来。(二)原居住地(中国南部、安南、泰南等)动乱不安,为逃避战乱而南移。(三)客家人克苦耐劳,适应山区生活的能力极强。(四)吉兰丹河口及下游地带多为福建人之地头,客家人能找到的立足点已不多。到客家人已落户的布赖去,同一籍贯的人总会多少给予照顾,这是早期华族的普遍倾向。

布赖是马来半岛上最早的华人聚居地之一,这与布赖的金矿有极密切的关系。早期的布赖居民主要以淘金为业。吉兰丹之布赖位于马来半岛金带(产金地带GOLD BELT )范围内,故布赖多处有金矿。华族很早便在此采金,有开山采金者,有披沙拣金者(即所谓之采山金和沙金)。吉兰丹境内之柏高河(SG. PERGAU),呀喇士河(SG. GALAS)及宁吉利河(SG. NENG)之两旁地带尤多沙金。在早期,人们较易发现小块的山金,后期已极为少见,采金者只好淘金沙。有些淘金公司淘一吨的沙,才得到一二克的沙金,这已算是储藏量很多的金矿了!
二、客家人何时移居布赖

客家人何时开始移居布赖,至今未有确实之历史考证。学者RENTSE 认为,虽无明确证据,布赖华族聚落的历史非常久远。除了后期居民发现的古老金矿遗迹外,布赖华人种稻所使用的犁有别于今日中国式或马来式的耕犁。由于此地与外界相当隔绝,居民主要讲客语方言,不懂马来语。这显示布赖是一个与吉兰丹其他地区相当隔离的一个村落,居民以采金和种植为业,基本上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社群。

清朝乾隆时代(1736—95年)的商人谢清高在其《海录》一书中记载吉兰丹国之资料相当详细,可说是华人在吉兰丹定居的文字证明。书中提到闽人多居埔头,从事贩卖货物及种植胡椒的工作,(粤)客人多居山顶,从河里淘取金沙。这里提及之埔头是吉兰丹河口地带及附近地区,而内地产金区的山顶或呀喇顶则指布赖。

笔者认为,探索客人移居吉兰丹及布赖的历史,可从下面几个源头着手:(一)自宋元至明清时期从中国到吉兰丹来贸易或避难的华人。(二)北大年自六世纪即向中国朝贡,有学者认为北大年可能比吉兰丹更早成为华人聚居地。十三及十四世纪时,北大年已成为中国商人运货至印度之陆上交通据点,到了十六世纪,北大年更取代马六甲成为繁荣的商港。在地理上,吉兰丹和北大年相距仅约八十里,扬帆顺风一日即可抵达。一般认为,在北大年林道乾试炮身亡之后,十七及十八世纪时的北大年局势不安定,大批华人从北大年移入吉兰丹,包括布赖淘金区。(三)当吉兰丹、丁加奴及北大年等地都同为三佛齐属国的时代(七世纪至十三世纪),上述地区的华族、泰族及马来族人口之流动及到布赖去淘金并非不寻常之事。何况采金致富对人们的吸引力是极大的。(四)彭亨北部产金地带如立卑、吉樵、槟绒、齐赖等地与布赖的产金地同在马来半岛金带范围内,有山路和水路可通往布赖。这些产金地区的华族又多是客家人,布赖、立卑,甚至劳勿产金区客籍矿工的人口流动在早期便已存在。

如果说林道乾在北大年的时代已有零星华族从北大年移入布赖去采金,那么布赖华族(客家人)的历史至少有四百多年了。
三、矿工浩劫

根据历史记载,布赖的华族矿工至少两次涉及马来王朝的政治。公元一八00年,数千名来自布赖的华族矿工协助隆摩哈默击退丁加奴苏丹之军队,使摩哈默成功摆脱丁加奴王朝而成为吉兰丹苏丹。不久之后,这批矿工再度被卷入吉兰丹苏丹兄弟的内战中,蒙受一场血腥灾难。当时苏丹将布赖区稻米垄断权授予龙丹,后者即执行垄断之权利,布赖华族矿工以米为生,拒绝垄断者无理之要求,导致米源断绝,饥荒随之发生。矿工在龙丹(王三弟)政敌龙至拿(王四弟)唆使下,将龙丹杀害。这便引起其子之愤怒,立即动员军队直躯布赖,对华族矿工开杀戒。据传受害者达数千人,以致血流成河,尸首遍地,幸免者无几。根据学者MIDDLE-BROOK之说法,这件事相信是在一八00年稍后发生,而吉兰丹拿督黄昆福在他所著之《吉兰丹的华人》一文中则说发生于一八二五年。

布赖居民说在该地落户已有四五代至六七代,看来目前布赖的大多数村民是在上述屠杀事件后才移入布赖的。从十九世纪初至十九世纪末,布赖又再发展为密集的华人聚落,数达五百人左右,主要以淘金为生(根据当时暹罗驻吉兰丹顾问官的载录)。为了管治这里华族,苏丹委任一名甲必丹替苏丹征收采矿税及维持华族社区的秩序。笔者认为,在屠杀事件之后,华人多从彭亨北部等地于较后一段时期才移入布赖,因为苏丹是以河口区域为其主力范围。多年之后,由于苏丹的鼓励,华族客籍矿工虽渐渐回到布赖淘金,但已无旧日的规模。
四、与彭家帮之斗争

布赖居民是多姓氏的。据说大约在两百年前,有百多名彭姓矿工来到布赖以南约十里的地方开采黄金。彭姓矿工形成一个集团,性好斗且常欺侮村民,不久便与布赖其他姓氏的居民发生争端。彭姓矿工被布赖人指控在赌场和酒馆里欺诈布赖人以及追布赖女子。没有人确实知道布赖杂姓矿工与彭姓矿工之间的格斗如何发生,是否彭姓人企图占据布赖的金矿,目前没有确实的资料加以确定。无论如何,最终的胜利者是布赖人,而彭姓人则被赶出布赖,据说彭姓人最后撤退至立卑去。
五、生活朴素,坚持传统

早期移居到布赖的客家人都是男性。他们与当地的原著民女子或泰女结合,可说是相当普遍。布赖的客家人是多姓氏的和没有直接亲属关系的,他们的女儿到了可婚嫁的年龄时,布赖居民之间才开始形成村内的亲系网。早期的布赖居民之间也没有悬殊的财富差异。除了淘金和种植,布赖当地富有可食用的自然资源,包括河里的鱼和可以狩猎的飞禽走兽。据说有些狩猎队甚至远征至彭亨、霹叻和丁加奴,为期二十至三十天才回返。

观音和妈祖是布赖居民的主神,至于马来人的"拿督公"和布赖先祖矿工的神位亦有居民供奉祭拜。布赖的水月宫是村民的宗教信仰集中地。

在衣、食、住、行和语言方面,布赖的客家人都保持着华族的传统,而不像吉兰丹河口及下游地区或丁加奴的华族早期移民那样,住在马来式房屋,以手抓饭吃,食物马来化或暹化,穿沙笼和讲巫语及泰语。英国学者MIDDLE-BROOK之记载显示,早期布赖居民有一个很强的华文教育传统,男童被教导念中国古典经书,年轻人也修练中国武术。布赖居民的风俗习惯根本上依旧是华族文化。
六、落地生根,适应环境

现在的布赖居民几乎没有开采金矿的经验,即使在他们的上几代祖辈时期,布赖的金矿已几乎被采竭。在布赖居民的回忆中,以稀至少有三代人的生活是艰苦贫困的。祖辈们早已放弃了"衣锦还乡"的念头,而在布赖落地生根了。

在金源枯竭,金矿场关闭后,布赖客家人表现了极强的适应力,改行种稻以维持生计。毕竟有家室的布赖居民选择留在布赖耕种,会比去外地谋生来得安稳。

一九0二年,英国人华德斯特纳特(Watertradt)攀登大汉山途经布赖,他所见到的布赖只有两百人左右,而且大多数矿工已转行种稻,不过,他仍见到人们在河里淘金,也见到一两间金矿公司。

布赖居民面对各种环境压力,天灾以及人为的灾难,都始终没有离弃这块土地。一九四一年日军侵略马来西亚,布赖人过的是三年八个月暗无天日的生活。一九四八年紧急状态时期,英殖民地统治者以保安为理由,无情地把村民全部驱逐出布赖。布赖人在外面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直至一九六0年,他们要求回返布赖的申请才得到当局批准。布赖的客家人在荒芜的家乡土地上,又重建起自己的家园。

四个世纪以来,布赖的客家人顽强地生活在祖先开拓出来的土地上。然而,,多年前由于马矿业集团在布赖地区之探矿和采矿活动,不少布赖居民已被当局安排迁离。在开发矿地的名目下,这个华族最早聚居,最具华族传统化表性的村落将无法保存,我们华族先民的一些史迹恐怕因而埋没。
read more
IMAGES OF COMMUNITY IN A CHINESE MALAYSIAN SETTLEMENT
IMAGES OF COMMUNITY IN A CHINESE MALAYSIAN SETTLEMENT
Sharon A. Carstens, PH.D.
Cornell University, 1980

This is a study of cultural iedentity in Pulai, a Chinese Malaysian community located in the hinterlands of Ulu Kelantan.

Chinese, who began settling in malaysia over 450 years ago, presently make up 34 percent of the Malaysian population, Arriving in large numbers from the mid-19th century, goal of most Chinese im-migrants was to make a quick fortune and to return to their homeland. Such attitudes encouraged stereotypes of Chinese as sharp and successful businessmen whose political loyalties to malaysia were suspect. Over time, the Chinese Malaysian population has become highly differentiated; with the halt in immigration in the 1940s, it is now a stable permanent community. Rural and urban dwellers; English, malay, and Chinese educated; businessmen, bureaucrats, doctors, technicians, labourers, farmers, and hawkers; Chinese are found in every area of Malaysian life, The cultural identities of Chinese Malaysians reflect the heterogeneity of their community.
read more